首页 > 高中作文 > 小说 > 一个喜爱讲实话的朋友

一个喜爱讲实话的朋友
更新:2011-03-18 20:46:29   阅读:1   收藏

生活是一口巨大的染缸,浸染了无数颗纯洁的心灵;生活是一张无形的网,不警觉中网住了你,也网住了我。

——题记

 

那时节我上小学,正是看什么都觉得美好而有趣儿的年龄。记忆中的天总是明净而蔚蓝,我就那么望着,望着,仿佛置身于蓝色的幻梦中。每天的阳光都温暖照人,就那么轻轻地、柔柔地撒在我的身上、脸上,恰似姑娘的美好亲吻。

我们的小学校坐落在半山腰上,四面皆是青绿的树,为这泥墙青瓦的简易建筑作起天然的围墙。那教室原先是“文革”时开斗争会的场所,后来又被用做过羊圈。现在把墙凿了两个洞,算是窗子,但仍有一股羊臊味儿,细看还会发现墙上斑点暗红的血迹。室内地面上的土极其松动,但一点也不潮,若在里面活动稍微剧烈些,必弄个尘土满天。所以每到大扫除,那景象就如沙尘暴来袭。墙角处常有地鳖活动,我们喜爱拿着竹片去掏,像掏金子,然后把掏得的地鳖养在竹筒里玩。老师大抵怕我们把墙掏垮掉,见了总要竭力制止,还把我们的宝贝一气倒入厕所里。

我们的课桌是用石头砌成的,表面不很光,上边大多深深地刻着个“早”字,可见鲁迅对我们颇有影响。我们俯身在石桌子上写字,午睡,冬冷夏凉。桌子的砌法有的地方很不到位,桌面下边多一块少一截的,可藏些小东西。有陀螺、小人书、小铜柄刀以及泥人……当然也有的放着几粒水果糖、两块儿饼干、一只熟鸡蛋……但那是极少数。

我不是提起过捉地鳖的吗?

如若谁的身上带着一只竹筒,那么里边必然就藏着那些黑家伙。那时节我的旁边坐着个光头的朋友,我们都叫他“和尚”。他的课余闲时大概全用来掏地鳖去了。因为他总是不按时完成作业或干脆不做,且衣兜里的竹筒内老传出昆虫抓筒壁的声音来。他总把那竹筒当作什么宝贝似的,大概只有那东西还能叫他想起自己还有点成就。那竹筒一旦不在他身上,那一定被当玩意儿藏桌下面了。有一回老师发现他已许久不曾交过一次作业,生了很大的气,要在他的桌下找本子(其实桌下可藏东西的地方,倒可以理解成现在课桌的抽屉的)。胡乱地找一气却没发现什么本子,只拿出一只竹筒来。要知道那是他掏了那些天才掏来的宝贝,怎么舍得让老师倒掉,央求老师说自己愿把所有功课补上。但老师哪里会听他的,却只是一把夺了去,然后疾步走了。这样的结局只有一个:倒进厕所里。我觉得老师那样做倒也不错,这或许是唯一让他能认真写作业的法子了。转过头来看他,他却红着眼圈,眼眶里尽是泪水。我知道一个人失去了心爱的宝贝,真的是很不好受的。

后来他反而没心学东西了。好比失掉了亲人,当然我这么说很不妥当。他干什么都心不在焉,而且从他的神色看来,好像有许多的心事。过了好些日子,他总算恢复到了往昔的样子,脸上又有了阳光。我不晓得他是不是存心与老师斗,那天早上他又带来一只竹筒,一下课就蹲在墙角边掏,一旦掏到了地鳖,脸上总免不了浮出笑容来。但不巧得很,有个多事的家伙把这事告给了老师。后果可想而知。中午他哭得眼睛都肿了,也不回家。我挺可怜他,从家里带了个烤红苕给他。

后来他告诉我,说地鳖与白酒泡了可治一种病,到底是治什么病我却忘了,而他祖母正是得了那种病卧床不起。我当初对他的话颇有些怀疑,我以为一个十岁刚出头的孩子不会那样知事的。不久后我知道他祖母过逝了。从大人口中听得一些话,从而证明了他的话是真的。

这回我可真的看到他失掉亲人的痛苦样儿了。他亲手把竹筒仍进厕所里,我知道里面还有两只地鳖。我想倘若他早先捉到的地鳖不被老师丢入厕所,而用来泡在酒里为他祖母治病,他祖母到今天都还活着也说不定。后来他再也不去墙角旁蹲着了,而能把功课做得很好。但显然见不到以前掏得地鳖时那样惊喜的神色了。

搜索相关词语的作文:喜爱 实话 朋友

上一篇:黑与白

下一篇: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