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更新:2012-08-30 20:58:56   阅读:1   收藏

林拾肆是一个女孩子。

拾肆满十四岁的那一个清晨,外婆出门去给她买豆浆,她穿着崭新的红色裙子和白色衬衫从床上偷偷起身,跑在通往顶楼的楼梯上。

当通往天台的门在她的推动下慢慢打开,清晨的风鼓起了满地的灰尘,一瞬间把她弄得灰头土脸。她用裸露的手臂擦擦脸,奔入空无一人的天台。然后她很迅速的跑到了栏杆旁边,好像心虚了的小偷一样看看旁边,双手握住长着赤色的锈迹的铁栏,一只脚从上面翻了出去。

然后是另一只。

她仰起头最后望了一眼还没有淡去的星星,闭上眼睛,身体后仰。

放手。

那死亡的过程恍若一梦。

在抬起头仰望的人来说,那快速的坠落只是一个瞬间,然而对濒死的人来说都很长很长。伴随着失重的奇特安逸,少女拾肆在初春三月的天空里清晰的回想起她的整个生命。记忆以光速倒带,奇怪的却是她竟然可以一幕一幕看的分明。

十四。

昨天的十二点,也就是今天的零时。拾肆满十四岁。收到来自外婆的礼物是一只三层的生日蛋糕。看上去要一百多元的样子。上面的奶油弯弯曲曲的写着生日快乐。外婆并不是阔绰的富老太太,不过是一个靠着微薄的退休金养活自己和这一个只能吃不能产出的外孙女的普通老人。所以对于这样的礼物她很满足。十二点的时候她和外婆一起吃掉了生日蛋糕,烛光摇曳里她看着外婆仿佛舒展开的皱纹,默默不语。身上的红裙子,也是外婆的礼物。她很喜欢,几乎爱不释手,于是在睡前仍然齐齐整整的穿着,以及她洗得最干净的这一件白色的衬衫,即使外婆皱眉头她也任性的不肯脱下,只是小心翼翼的躺下,不弄出一点点褶皱。然后努力微笑着睡去。

她不是没有犹豫过。

十三。

昨天的之前拾肆是十三岁。在隐灵镇这所唯一的中学作为一个规规矩矩的初二学生存在。梳马尾辫,因为老师说头发不能披下来。相貌平平,沉默寡言。每一次作业都做的干干净净,但是成绩永远徘徊在中游上下。黑白相间的校服,学校规定每天都要穿,也不会像机灵的那些女生一样改制成样式新颖的短裙或者添上各式各样的花纹丝边。也没有钱去买一个手机,可以在上课或者下课的时候,偷偷的在角落或者厕所耀武扬威似的跟男生发短信。

总之,是最不起眼的那一类女生吧。

搜索相关词语的作文:十四 女孩

上一篇:一个喜爱讲实话的朋友

下一篇:琴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