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公众号
时间: 2016-07-06 热度: 收藏

夏天里最后的花_小学写人记事作文

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longtinepassing?/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longtimeago?

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younggirlspickedthem.everyone;/oh,thenwillyoueverlearn,/on,whenwillyoueverlearn?......

我叫忧幽,是一个会哭的女孩。我在阳光灿烂下哭泣。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或许只是纯粹的流泪,等待着眼泪的枯荷。好好曾对我说过,宁愿笑着流泪,也不哭着后悔。可是,我和自己说,我是在笑着后悔。我用模糊的眼睛去看世界,去看每一个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把他们看穿,因为我怕那样,我会哭的。真的,我会哭的。

大多数时间,我的意识是混乱的,我在上课的时候睡觉。课上没有我的身影老师已经习惯了。他们没有精力去管一个对他们年中奖金没有利益的人,事实上,他们也懒得管。我也尖锐得自在。我的成绩令人羡慕,羡慕得鄙视。当徘徊在30分边缘的人,还能面无表情,比起那些自尊心强的人,怎么不会令人羡慕?而我,也只是潇洒地把打着“28”分的骄傲的试卷往空中一抛。试卷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绝望地落在了永远属于它的地方,垃

圾箱。

所有人认为我是无可救药的,因为我身上有太多的棱角,就如好好说的,当你有棱角的时候,是因为你已经刺伤了自己。于是我像一只蜘蛛,给了自己一张网,不同的,那张网结除我以外的人身上,所以我就注定要孤独。我看不穿天,也看不穿云,甚至连自己也看不穿。我懒,懒得都不想去了解自己,就仿佛有两个灵魂在我体内撕喊。我看不见它们,却能感觉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很痛。那些人和我说,幽忧,你看起来好快乐。却没有人和我说,你为什么哭泣?

了了和我一样大。遇见她的时候,我在路上哭。我把头埋得很低很低,就仿佛怕它受到伤害。实际上,受伤的是了了。她一脸阳光得走过来,轻轻地蹲下来,很好听地对我说,你,为什么要伤心啊?

你为什么要伤心?

你为什么要伤心?

整个夏天,我以为最后一朵花会枯死,可没想到,夏天并没有过。可是,那些花到哪里去了?

“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longtinepassing?/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longtimeago?

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younggirlspickedthem.everyone;/oh,thenwillyoueverlearn,/on,whenwillyou

everlearn?......“

清晨的阳光烂漫地洒在草地上,了了对着远远的天,唱着一首被人遗忘了的老歌,就好象从云层中飘过来般,她小心地唱着,怕唱不好。随后,她转过头,给了我一个微笑。

我冷冷地说,你为什么跟着我?

因为你受伤了。

没有。

有,你的表情可以告诉我,而且,感觉你和我同样孤单。

孤单?我没有过朋友,哪来的孤单?

幽忧,不要想那么多好么?你还只是个孩子。

我只是个孩子,一个哭着会笑,做梦流着泪的孩子。

了了没有父母,她只有一个纵容她的姥姥,事实上,了了比我还自由。了了喜欢黑色。我说你那么阳光不应该喜欢这种颜色。她说,尝遍了沉默的人,她的心会多一曾膜,用与保护自己。我想,她应该有黑色的过去,不过,我不感兴趣。

更多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一个叫“颜色”的书吧借书看。了了喜欢笑着看书,让人觉得,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学生。其实我想她应该是的。了了有很好的文笔,曾记得在她在《飞着走路》中写道:寥寥无际的天空,寥寥无迹的白纸,而还有什么比了了的我,更寂寞呢?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那些花儿都到哪里去了?

中考,我没去,我说没有东西能约束我的,学校是,中考也是。

了了愤怒地给了我一个巴掌,我平静地给她回了一个。

为什么不去?为什么?她眼里的泪珠折射出绝望。

怎么,你有什么权利管我?我只不过想做我喜欢的罢了

。对我而言,世界就是世界,我改变不了什么,中考对我又有何用?

你知道夏天里最后的花到哪里了?了了一字一句地说着。

……

它们还存在着,它们一直都在你身边,只不过你把它当作秋天的花罢了。

别说了!我大吼。

后面我也说了许多话,但我不记得了/那夜我做了好多的梦,晕沉沉的,走了好多的路,看见了好多的东西,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唱: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

了了!我大叫一声。可是没有人回答我,只剩下我一个人,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哭着,哭着,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不在乎自己的,我以为自己就是夏天里最后的花,可是,它却开在了秋天里,只不过我不知道自己罢了……了了,你在哪里,你走了,我就真的是寂寞了。

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longtinepassing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longtimeago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younggirlspickedthem.everyoneohthenwillyoueverlearnon,whenwillyoueverlearn

Wherehavealltheflowersgone

我叫忧幽,是一个会哭的女孩。我在阳光灿烂下哭

泣。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或许只是纯粹的流泪,等待着眼泪的枯荷。我用模糊的眼睛去看世界,去看每一个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把他们看穿,因为我

欢迎关注智库作文微信公众号:goodzuowen合作及投稿请联系:zuowen@student.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