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库作文微信公众号
时间: 2019-10-02 热度: 收藏

三世未央_小学散文诗歌

有时候,在靠在墙角闭目养神时。我时常会想——我是谁?

或许你们会觉得有些幼稚。你是谁,你当然是你爸妈生下的孩子,那还用问么?

假如你这么回答我,我会摇摇头,一笑带过。

时光犹如琥珀,反锁着一片片光阴波澜。它轻轻划开生命华丽的章节;时光又如街角路灯,领着早已昏迷的人们,指向那光芒的方向;时光更如砂砾,你轻轻地不经意地一碰,它便如一盘散沙。

我是谁?我常常会想到这个半现实的话题:我会是从浩瀚宇宙边际移民来的外星人吗;我会是远古时代那迷离的神话人物吗;我会是那在爱国中不惜牺牲性命的无名英雄吗;我又会是那璀璨的夜幕上那一颗明晃晃的星星吗?

穿过宇宙浩瀚边际,成为时光中那一名宿客。我便长居此处,直到亘古……

极目远眺,我身形迅速而敏捷,快而稳,缓缓着落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

第一世桃花满天

这一世,我立志成为一个闻达天下的学者,遍求世间所有学问。

这夜的大雨如此诡异,倾盆大雨交汇着夜幕中的电闪雷鸣,狂风在怒吼,江河在咆哮,满城内外顿时,满城植被尽数折腰,似乎在怒斥怎能如此娇柔。不久,天地被灌溉的彻底。

当然,还有如此诡异的我,竟然穿越回到前前世了。

路黑夜漫长,大雨中人迹罕至。我的注意力很快被一个步履匆匆的男子吸引,他匆忙略过我身前,只见他约莫四十的年纪,可双鬓早已斑白,他眼角的鱼纹让我不禁心生感慨,不惑之年的他,怎有一股早已看破世间红尘万丈、满目疮痍的沧桑感?

中年男子也片刻间注意到我,将他手中黑色油纸伞朝我这儿偏了一下,和善地说:“如此大雨,不知青年去往何方?”

对于他的质问,我一时语塞。

过了会儿,我叹气:“小民乃是从西安来的…初来乍到,想来拜师学艺。”

“西安?”不惑男子有些惊讶,“这春秋战国时期,那有什么西安?”

我立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不不,是长安长安…只是家里人因长安在战国西部,经常错说成西安而已”我差点儿忘了此时是呆在春秋时期,哪有什么西安?

中年男子将信将疑地点头,一路上我们没有过多言语。

良久,不惑男子叹口气:“朽木不可雕也!”深长的语气中透露出他文人儒雅不俗的气质。

“敢问兄台为何而叹气?”我问。

中年男子转过头,盯着我的双目,有些为难:“孔丘有一弟子,他名为宰予,字子我。他为人正直,乐于助人。可就唯独一点特不好——”

“敢问兄台,是哪一点?”

不惑男子吹胡子瞪眼:“他呀,就唯独品行不好!在外头经常勾搭些不三不四的人,也不知他所谓之拜师学艺有何之用!”

我渐渐明白了,这不惑是为何忧愁不已了于是笑了:“敢问兄台为何人也?”我起初有些困扰,但他说他叫孔丘,我就隐约猜到了些。

“我叫孔子,字丘,名仲尼。来自于鲁国。”

“孔夫子?”我有些诧异:不是说孔夫子年轻力壮,收了不少徒弟,唯独宰予有些荒废。可到最后还是转正,成为名垂千古的学者?

看来,此时的宰予,还未曾开窍!

我有些惊讶我此时的想法,但还是不敢对孔夫子说。或许说了,会改变历史轨迹吧!

“那小兄弟,你又是何人?”孔夫子笑了。

我有些脸红:“我叫彼曼,字惜,名流芳。”

“堂堂男子汉家家,何必取个女孩儿名?”孔夫子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要不让孔丘为你取个好名?”

我只得点点头,不敢多说句废话。

他清清嗓子:“从此,你就叫墨胥,字祾,号千古!如何?”

“甚好甚好!”我一路惊喜的陪笑着,这半路得来的师傅,正是我后世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看来,成为一名成功的学者,指日可待了。为此我不敢再多言语。

孔丘也没问我的家世居所。由此我推断他是一位乐善好施,惜才爱才之人。

我跟着孔夫子一同雨中前行,到了那个名垂青史的地方——孔家学府。

时光仿佛如烟水般飞速漂泊着,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三年……

而我的学识净得孔夫子的真传,很快便声名鹊起,闻名世间了。

那一天,庙堂里桃花开得正艳,粉里透红,红里透白,数十里飘香醉人。

我坐在树下看着史书,一个非常感人的章节,有些悲痛欲绝。

我抬头望天,强制止住那将要涌出的泪水,却看见一抹黑色身影朝我靠来。

“你是…”不等我说完,“咔!”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刺入我的胸膛。血液尽数蔓延开去,浸红了院中那淡粉的桃花,我不由得有些心疼。

“你是谁?为什么来杀我!”我屏住呼吸,努力让自己气息得到舒缓,不使自己这么容易死。

“这…你就无需知道了。”黑衣男子冷眸朝我一扫,“我只是奉命执行。”

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是谁?”

“无可奉告。”说完,从我胸膛中抽出那把短短的匕首,血反溅刺客一脸,便隐形远遁了。

濒死时,我好像看见了孔夫子——在叫着我的名字,眼神呆滞,忙差人去找医生。

我淡然的笑了,对孔夫子说:“不用了…让我好生去吧…”

院外是屡屡的烟香,细细地缠绵着我的身躯。我不想离去,也不能离去。可命运不公,我还是英年早早逝去。

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那个叫墨胥的我,那个女扮男装的孔夫子唯一的女弟子……

出身未捷身先死,奈何异世人啊。下一世我不当学者当政客。

第二世彼岸未央

沉痛感渐渐蔓延我的身躯,我猛地一下睁开眼睛。眼皮十分沉重闭上还隐隐作痛。

“姑娘,你可醒了!”侍女娇柔在一旁急切的服侍着。

“你…”

“我是娇柔啊!小姐!你昏迷了一个多时辰了,吓得娇柔差点昏厥!”娇柔看着我茫然的表情,有些欲哭无泪。

“哦,对,你是娇柔…”我只得赔笑。

“姑娘,快起床,随我去见我家小姐。”

我无语,只得随着她前行。天杀的我又穿越了。

到了那个“小姐”的居所,我立马辨别出这就是现在西安,以前的长安——上头清晰地刻着——婉儿府。

娇柔把我领进去,叫我和她一同跪下,参见那个“小姐”。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一定是上官婉儿了。

那“小姐”看着我与娇柔来,眸里尽是冷霜。

“你叫什么?”她缓缓开口。

“我?我叫墨胥,字祾,号千古。”想到唐朝没有‘名’立刻改了改称呼。

“墨胥?”上官婉儿声音有些抖,“你和那个孔夫子唯一的女徒弟撞名了。你可知?”

孔夫子!我的瞳孔一颤,难道孔夫子还有个女弟子?

上官婉儿撇撇嘴:“这次叫你和娇柔来,是为了下个月的上朝公见那武皇!”

我和娇柔吓得大气不敢出,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地面。

“见那武则天!我就不信了!她上次为我祖父上官仪要起草非她后之事经常怀恨在心,耿耿于怀。这不!明儿晨,就要当众斩首!还要杀了我父,凌哥哥和潇儿姐姐!”上官婉儿提起祖父就非常伤心与悲痛,她攥紧拳头,脸上尽是险恶。我想,她对武则天依旧怀恨在心吧!

“我上官婉儿就不信了!”她吼道,“我虽是女孩子家家,可我却心智比天还高!”

我在心里默默念着下一句:“命比纸薄么…”

“我定要报武家诛我九族之仇!”

我有些暗自发笑:“那…奴婢能为小姐做些什么?”

娇柔也在一旁附和着。

“你们!”上官婉儿挑挑眉,“就给我当贴身侍婢吧!”

一月后——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特封上官婉儿为上官侍诏,封墨胥为文书抄写,封娇柔为贴身侍女!钦此!”

一卷圣旨,毁了我的前途无量。我既高兴又惧怕——这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上官婉儿是个善于权术的女子,平常的文书起草内容和决策,便落到我头上了,这一作便是几十年。后来武皇也已经把天下还给李家了。如今当政的是新皇李隆基。

这夜,又是个雷雨夜,上官婉儿还未回府,门外有兵队在炸门,是新皇李隆基带带兵抄家了。我知道,这次我命休矣。

“墨胥,一定要死,绝不放过,”李隆基的声音有着浓重的愤恨只剩。

顷刻间,上官府一片刀光剑影,无一生还。

此刻我已殁,李隆基后时能忘马嵬坡?

下一世,我不当学者不当政客当一个小石头,普普通通的过一生。

第三世平凡世界

每日有阳照耀,每天有热饭暖身,有亲人可依,这是何等的惬意何等的自在,我是个平凡的小学生,过着小石头的人生。

看尽前世繁华的我,走过奈何桥的我,经历磨难两世的我,终于净笃心灵,安心实在的生活在这个地球上。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这样温暖可人啊。

哎呀,糟糕,昨天的课文由忘记背了,这回又该受罚了。

真是怀念前世的卓学博伦啊,我这记性真是一世不如一世啊。

我又忘记了,任何的成功都是靠勤奋刻苦努力换来的。

 

五年级:张一

欢迎关注智库作文微信公众号:goodzuowen合作及投稿请联系:zuowen@student.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