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公众号
初中作文 > 散文 > 正文
时间: 2017-08-20 热度: 收藏

看不见那日落_初中散文

看不见那日落

舅爷的病已有些时日了。起起落落,使大家的心悬了又悬,却终究未曾落下。父母是不把这一类子事说与我听的,我却也在那偶尔落进耳里的信息大概知晓。似乎是癌症,并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即便是希望,也只是勉强多活些日子。父亲说这些事我不必放在心上,然而当初面对死亡不知悲痛的我早已在时光中晒得消逝了,我的眉间也会锁进些愁苦,想着触手可及如此冰凉的死亡,想着有一天会消泯在视野里的日落,只是不住地摇头,却打心里感觉到一种无法逆转的悲凉。

印象里,舅爷就如奶奶家所有人一般诙谐。瘦高瘦高的个子,一条腿似乎因了什么缘故而安着假肢,走起路来略略地异样些。他是家里人不可缺少的帮手,家里的一些工具若是坏掉了,去寻舅爷修理,准会修得极好回来;若是需要安一些器件,舅爷又会在家中忙前忙后。他似乎有着极大的聪颖,对于这些电器一类的问题,总能修理得极为妥当。我常以为,舅爷如果可以学些专业,定是会有极大成就的。

然而看上去强壮的一个人,却也在这场病当中无奈地倒下了。昨夜去奶奶家看望来看病的舅爷,我不敢抬起头,只感觉气氛中凝滞着一种格外的悲凉,即便是响着的电视声,即便是大家的强颜欢笑,也只是愈加衬托出灵魂的空虚与恐惧。舅爷愈来愈瘦了,仿若一张纸片那么薄,一阵风就会吹走。而他的脸也明显散发着一种无力的黑,目光那样混沌着。果然是不同了——我只是低低地看着舅爷,生怕目光里流露出些怜悯与同情,当什么不知道似的,认认真真地回答舅爷的问题。感觉难过就那样硬生生地哽在心底,却无法言喻。

如此直接地看见远方的死神,让我忆起少时两位亲人的离去。那都是在我的记忆模糊而未有棱角的时候,悲伤尚未成形的时候。我甚至记得,在殡仪馆里,看着一旁哭作一团的表哥,我隐隐地想要发笑。然而却为了小孩子的执拗,也想装作伤心的样子,只是用力地抹着眼睛,把眼边抹得红红的,勉强流些不知为何的眼泪。不凉不热,只是丝线样地滑落,便再无悲伤。爷爷的离去,更是那样地早,也那样地未能于我的生命中刻下什么久远的痕迹。有时姑姑或奶奶问我:“你还记得爷爷的样子么?”我会努力地闭上眼,再点着头说:“记得,这里,这里还有一颗闪光的金牙呢。”然而那只是一张在经年里被浸泡得模糊了的照片,没有声音牵系着,没有故事讲述着。是我忘记了,还是那时没有记忆呢?我们如此急切地生存着,也不过是奔赴向了死亡,然而那却并不是终点。死亡与终点间的距离,永远不会有人告诉我们,发生在那里的故事,永远只有走过的人才知道。而走过的人亦没有办法回头来告诉我们。于是生活就陷入这样反复无常的寻觅与追找中。

我只知道,终究有一天,会看不见此刻的日落。

欢迎关注智库作文微信公众号:goodzuowen合作及投稿请联系:zuowen@student.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