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19-10-04 热度: 收藏

闭上双眼,我看见了阳光_高中记叙文

人的眼睛很奇怪呢,即使闭上双眼,仍然能看见阳光。(一)温差林诚第一次认识唐小思是在国庆节的一个无聊的下午。当时林诚正认真地思考着要如何来度过这双节连放也只有三天,严重缩水的假期,如果全部拿来玩游戏的话似乎也太浪费了。

林诚左手托着脑袋,右手握着鼠标,在QQ好友的列表里缓缓滑动着,也许找个人聊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列表一直从“亲人”、“朋友”、“同学”、“绘画”、“游戏”拉到了“不认识”一栏。

噢,是她吗?林诚看着“温差”这个昵称,似乎想起了什么。昨天,好像就是她在空间发了一篇很悲伤的日志呢,真不知道现在的女生为什么都喜欢发这种东西,动不动就伤感什么的。

林诚作为一个天生的乐观派,总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那么多人感到忧伤。既然这样,那就试试能不能帮助她开朗一点好了,对,让她变得更开心一点。

林诚双击了一下她的头像,屏幕上弹出一个窗口:

“在?”

过了好一会儿,才见对方回复道:

“嗯。”

接着的对话,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内容,林诚自己也不记得那一次究竟聊了些什么,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林诚谈到自己有个会做很好吃的凉面的妈妈时,对方的回复是:

“禁止秀优越!”

显然,当一个吃货遇到另一个吃货时,他们之间的话题除了“吃”和“吃”,也就只剩下“吃”了。

唐小思的三餐基本就是面和抄手之类的,尤其对于面,她更是情有独钟。

“哈,我爸爸弄的热面好吃,我妈妈弄的凉面好吃,所以我……”

“所以你……只会吃吗?”

“=_=哪有,我肯定两样都会做啊,不信的话,以后有机会弄给你尝尝。”不过其实林诚的手艺也就只停留在能吃这个层面上了。

“我自己弄的也很好吃。”唐小思回复道。

“真的么?我就假装相信你一次好了。”

“……”

“对了,你就是贴吧里那个……那个……怎么念来着?”

“茵卣yinyou”

“我还真不认识那两个字。”

“你就叫我小思好了。”

“哦,小思好,我的名字叫大思,你可以叫我思密达。”

“去死!”

……

林诚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认识了唐小思,虽然唐小思是在问了5次林诚的名字后才记住有他那么一个人的。

原来,两地温差很大。(二)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当林诚第一次进唐小思的空间时,主页上方写着: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

不是下过一两次吗?难道她都没看到?还是她们那里其实下的是其他东西?

林诚点了点相册,相册不太多,其中一个里面装着唐小思自己的照片。和贴吧里传说中的一样,唐小思算得上是个标标准准的萌妹子。精致的五官,眼睛大而明亮,留着齐额刘海,微笑时嘴角会向后完成一个月牙。

“就她了。”林诚这两天正准备画一个人物头像素描,只是素材一直都没找到,这下好了,素材找到了,可以开始画了,说不定画好后唐小思会很喜欢,那样的话,她一定会很开心吧。

林诚将她的照片存入手机,然后在每天吃完晚饭后便立马跑回寝室仔细的在画纸上描绘着。画纸上的人也渐渐变得清晰,不过林诚本来也没怎么学过画画,所以最终在一周后,那幅画也只能停留在像个人的程度了。

周末回家时,林诚小心翼翼地用油纸将画包了起来,然后在经历了跑步,挤公交,坐客车,搭摩托再跑步等一系列过程后,终于将画平安送到了家里。从油纸里取出来时竟还是完全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要知道要想在放学时挤公交不弄皱一张纸,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因此就连林诚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林诚将画用相机照下来后传到了空间,然后又点了点唐小思的头像:

“小思在吗?”

“嗯,有事吗?”

“你去我空间看我画的你,快。”

“……”

一阵沉默之后……

“混蛋,好丑,快删了!”

“不……”林诚垂下头,在键盘上漫无目的的敲打着。永远开心着的他原来也会有难过的时候,因为这幅画是林诚所画过的最用心的一幅。

如果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的话,那一定是下了太多雨吧!(三)末日的愿望时间已经渐渐逼近电影2012中的末日了。

一早,林诚便收到了一条朋友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如果这次世界末日的预言是真的,你会跟我说什么呢,三个字。

林诚觉得挺好玩,便把它群发了一次。不一会儿便收到了许多回复,有写“该死了”、“上路吧”、“请走好”之类的,也有比较另类写着“凭什么只能说三个字,我偏要多少,尽早的公交挤死了!”

林诚看了看唐小思的回复,上面写着:一起死。其实我还想多活两年的,林诚笑了笑。

中午回寝室时,林诚看到了唐小思在空间发的一条说说: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我是奥特曼,我是来拯救地球的。

林诚在下面回复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小怪兽。

“打!”

“可是你没看过泰罗奥特曼吗?他就是和一只小怪兽一起长大的,他们不就是很好的朋友吗?”

唐小思没有再回复,也许只有像林诚那样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才会一直固执的认为奥特曼和小怪兽其实是好朋友,因为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每一集不也都在一起吗?

那天夜里,林诚看到了唐小思又转发了一条说说,上面写着:如果你在21日发的短信我22号醒来还能看到的话,就答应你一个认真的愿望。

林诚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星空,月光有些暗淡,如果真的是末日的话,许什么愿好呢?

21日晚,林诚发了一条短信给唐小思,同时也像预想中的那样获得了一个愿望。

“我的愿望就是……再给我三个愿望。”林诚在短信中写道。

“滚,混蛋!”

“那我换一个好了。”

“别闹啦,快。”

放在桌面的台灯忽地闪了一下,寝室里静的有些安详,12月的寒风不断撞击着窗户边缘,发出“呼呼”的声响,林诚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她好像也还感冒着吧,林诚忽然想到。

“两个愿望,一:小思要多穿点,多吃饭,多喝热水,然后病要早点好。二:买一个日记本,然后将每天开心的事全部都记下来,不用写很多,每天写一点就好,然后等到高中毕业时,那个一定会成为你一份美好的回忆吧!总之,一定要开心。”

林诚的愿望似乎出乎了唐小思的意料,原本唐小思还以为林诚一定会要好吃的,因为他一直都是个吃货。

之后很久,唐小思才回复了两个字,显然,林诚又被骂了,但这次不是“混蛋”而是“傻瓜”......

末日的愿望,只是想让你拥有希望。(四)我愿做个圣诞老人末日之后,大地重生,不久之后,便又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

去年的圣诞节,林诚已经记不起做了些什么,因此今年当林诚在空间看到唐小思说想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时,林诚便决定,今年,就做一次圣诞老人好了。

林诚买了许多圣诞贺卡,在圣诞节前的那个星期天的晚上,在教室里认真地写了很久,从高一一直写到高三,直到买的所有贺卡全部用完。林诚数了数,总共17张,这次绝对是他这辈子送礼物送的最多的一次了。

林诚小心翼翼地将他们全部折叠装好,轻轻塞进抽屉的中央。

后天,就是圣诞节了吧……

清晨的雾冷得有些刺骨,林诚对着窗外大口大口的呵着气,林诚喜欢这种感觉,这让他感觉自己像葫芦娃,只不过葫芦娃是喷火,而他是喷雾。

“吕宋,等下和我一起去送圣诞贺卡吧!”林诚转身对着自己的同桌说。

“好啊好啊,去看妹子吗?”

“不是……”林诚作了个=_=的表情。

“反正可以看到妹子就行了。”

“额……你要看就看吧。”

说起林诚的同桌吕宋,是一个十足的文艺青年,没事总爱研究点诗句古文什么的,自古英雄多爱美人,所以……

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刚一响,吕宋便催着林诚说:“走吧走吧。”

林诚从抽屉里拿出了写给高一所有人的贺卡,“这节课我们先去高一吧,下节课高二,最后高三。”

“哦,那我们都要去哪些班呢?”

“高一7班,X班,15班,19班,先去哪?”

“那就先去X班好了,然后去7班,这样走最近。”

唐小思嗦在的班级正好是高一X班,当林诚站在X班门口时,表面虽然很平静,但手心里还是出了一把汗。

“同学,麻烦找一下唐小思。”林诚对着窗边的一位同学说道。

“唐小思,有人找。”

而此时,倒在桌子上的唐小思还处于梦游的状态,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揉了揉眼,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从教室里走出来的唐小思头发还比较散乱,低着头,神情呆呆的,比林诚想象中的要娇小许多。

“请问……你是小思吗?”

“对。”唐小思又揉了揉眼睛。

“那个,圣诞快乐。”说着,林诚右手递出一张贺卡,缓缓伸到唐小思面前。

“谢谢。”唐小思双手接过贺卡。

“不用……”谢字还没有说出口,唐小思便已经转身进了教室,以至于林诚连唐小思真正的长相也没看清。

这次对话,也是林诚认识唐小思以来唯一的一次,那天晚上,林诚在空间里写道:圣诞节的圣诞老人很快乐。

如果你想要圣诞礼物的话,我愿做个圣诞老人。(五)初音未来离上一次艺术节已经过去一年了,今年的艺术节,对于已经上高三的林诚来说,是没机会去观看的,因为学校所有的活动对高三都是禁止的。

林诚知道,这次艺术节可能就是他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了,而且唐小思所在的动漫社也会参加表演,如果错过了的话,一定会后悔死吧!

表演前的那个晚上,同桌吕宋曾问林诚:

“艺术节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不知道,那种意义说不出来,就像之前你想要走完乐山市的每一个乡镇一样,对于你来说,那种意义是什么呢?”

“我知道了,它对你真的很重要呢,别人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意义,可能还会把我们当作疯子,但那种意义,只有自己最清楚。如果你坚信那是对的,那你就做下去,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也就是在表演的当天,林诚去了4次办公室,想请假去看艺术节,虽然知道请这种假无异于自杀,但林诚还是想试一次,至少多年后自己也不会后悔了。不过天意如此,去了4次也都没碰到班主任,看来,有些东西,必将错过。

吃晚饭的时候,林诚去了一次体育馆,之前唐小思感冒的时候林诚曾答应过她只要她的病一好,就请她喝旺仔,现在唐小思又要参加表演,正好当作给她的鼓励。

灯光照亮着体育馆内每一个角落,里面整齐的摆满了凳子,但现在这种时刻,也只稀稀疏疏的坐了几十人,要是再过半小时,这里便爆满了吧。

林诚找到了高一X班的位置,X班上只来了几个人,唐小思不在这,应该是去准备表演了吧。

“同学,请问这里是高一X班吗?”林诚轻轻拍了拍坐在前面的一位女生。

“嗯,对。”

“请吧这个拿个唐小思,谢谢。”林诚右手将旺仔递给了那个女生,只是转身的时候却又正好看到了一丝坏笑,管他的,林诚径直离开了体育馆。

大概快到晚上七点的时候,体育馆里开始响起了表演的声响。林诚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着,虽然声音很微弱,却还是能感到艺术节的气息。挂在教室前方的时钟被上帝推着缓缓打着转儿,如同林诚此刻的心,一刻也静不下来。

当下课铃响的那一瞬间,林诚便第一个冲出了教室。

此刻,体育馆内五光十色的灯正打在舞台上,伴随着舞曲与人们的欢叫声显得格外嘈杂。林诚在体育馆内绕了好几圈,却依旧没能碰到唐小思。林诚知道,今天唐小思的妆扮是动漫中的初音,很好认,只是直到上课铃响起,也没能见到期待中的初音。

林诚回到教室,懒懒地趴在桌子上,看着黑夜中窗户上倒映出的自己,竟有一丝愁绪。是错过了什么吗,也许,林诚从来都没有错过些什么。

黑夜不断被侵蚀,半空中的月亮被寒风吹弯了腰,跳动着的音符仍弥漫在整个空气中。等到第二节课下课时,艺术节已经结束了。林诚想了想,还是叫上吕宋往体育馆那边走去了。

“你现在去干什么?不是都已经结束了吗?”吕宋问。

“没结束呢,她还在那,我还是想去看看初音。”

“你怎么知道她还在那,都走完了吧。”

“我只是觉得,她一定还在那里。”

林诚望了一眼体育馆,灯还亮着,只是里面似乎早已无人。林诚踱着步子慢慢走了进去,场内还剩几个保安和一些后勤人员,除此之外便一个人也没有了。地面上四处散乱着各种吃完的零食袋和表演后被遗弃的荧光棒。

“你看,这里就像战场一样,战争一结束,剩下的就只有这些了。”林诚对站在身旁的吕宋笑笑。

“呐,走吧,都说了没人了。”

出了体育馆,门口还躺着许多荧光棒,都挣扎着放出自己最后的一丝光芒。林诚蹲下身去拾起一根,对着手中的荧光棒竟孩子般笑了:“表演都结束了,你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喂,喂,林诚你看,是那个人吗?”吕宋推了推半蹲着的林诚,似乎有些激动。

林诚猛地抬起头,不远处迎面走来了一个打扮极像初音的女生,蓝色的头发,两边分别吊着一根长长的辫子,加上夜色中那种模糊不清的神情,唐小思就这样奇迹般的出现了。只是几秒之后便又和林诚檫身而过。

“喂,你不去说些什么吗?”

“啊?我只是想来看看,顺便确认一些事情。”

“什么事?”

“你觉得……她现在开心吗?”

“什么?”

“噢,没什么,快回教室吧,别迟到了。”

“什么嘛,我还以为……”

“你想多啦,快走吧。”

望着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初音,林诚忽然又想到了那个下午。

“我只是想让她过得更开心呢。”忘了是哪一天,曾有个少年这样说道。

闭上眼睛,在月夜中,林诚看到了阳光。

    四川乐山市中区乐山一中高三:高艺珂

欢迎关注智库作文微信公众号:goodzuowen合作及投稿请联系:zuowen@student.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