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公众号
高中作文 > 小说 > 正文
时间: 2017-07-14 热度: 收藏

饮马长城窟行_高中小说

我不知道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多久。但我知道我要一直等下去。

我看见河畔青绿色的小草。它们倚着岸,蓁蓁地向远方延伸开去,一如我剪理不断的兀长的思念。河水汩汩地蜿蜒而去,像是我焦虑不安的心,在山间,迂回着向前。

残阳西落,江月东升,暮色四合。这一片血红和明黄相错交织着刺痛了我的眼瞳。一时间,我竟分辨不清这是昏暗的天空,还是葱郁的山林。眼中只剩下记忆里纠缠不清的画面。

我想我该回家去了。那里有我们的双亲和孩子。但我明日依旧会来,等你来赴我们的约。

我看见山中盘旋着而上的运石队伍,挥舞着皮鞭、满脸怒气的随行兵,同伴们伤痕累累的躯体,还有屹立在急峰险山上的没有完工的长城。它像一条凶狠的长蛇,将我们死死围困。

而如今,我自由了。

我知道我的身体正在逐渐地变轻,我听到里面骨骼张裂的声音。我感觉到一双双手从土块里伸出,试图拉住我不断前行的脚步。

“带我们回去!”我听见他们喊。“带我们回家乡去!”

我开始仓皇地奔跑。猛然看见山头的夕阳,一如我行将消逝的生命,惴惴不安地,跌落下去。

万水千山,我知道我要回去哪里。

昨夜是梦见他了吧?还是思念所成的幻象?为什么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他就在我身旁?是梦吧。梦醒来却又分散了,流落到各自陌生的天涯。

推开门,依旧是空空落落的院子。出院门,是行人稀少的陌道。

那些缠绵的风从黄昏吹到夜晚,渐渐划出了色泽清冷的痕迹。我想起桃村万岂梁的妻子,她北上千里寻夫,只为送一件秋袍。我多想追随而去,可家中有年老的双亲,幼弱的儿女,我又怎能将他们弃之不管?何况,他们的担心也甚重啊。白日里,只能强压痛楚,细心持家,人前还要显得欢愉。

从长城回来的男丁太少了,更没有人能毫发无损地回来。断足断脚已是稀松平常,尸身运回也算是好的。次者还有空空的骨架,更多的却只能从回来的人那里听到已经死去的事实。

那么你呢?我不敢想。只是悄悄地躲到别人家的屋檐下,希望能听到你的丝毫。却什么都未能知晓。

你说的归期,遥遥在何方?

我没有带走什么,我也早已没有了什么。

我只有记忆。

两旁的景物飞快地倒退至我的身后。我转过身,那女子发髻凌乱,素服破旧,她的脸和她的衣袍一样惨白无色。只有双眸依旧闪动着光芒。可是为什么,她竟看得见我。

“你从长城下而来?”

我点头。

“可曾见过岂梁?桃村的万岂梁?”她眸中的光芒异常灼烈。她大步靠近,试图抓住我的衣袖。

不!不!我惊惶后退。我会融化的。在这逼人的、火一般的气息之中。

“我不认识他。”我答道。我看见她眼里的火迅速地消失不见,仿佛死灰一般。

“也许他在山上砌城墙,而我只是运石之人。”我不忍。她千里寻夫至此,我又怎能伤她的心?

火光闪现,她深深道了万福,继而向长城脚下奔去。

我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倏地想起了家中殷殷盼念着的目光。我开始在深秋的夜里奔跑,道上未干的泥水却未曾溅起。我知道我很轻,薄如蝉翼。这南北方交界之地腾起呼啸的风,寒冷彻骨。它们轻易地穿过了我的身体。可我依旧在奔跑,我要在太阳重归大地之前赶回去。

打开门,是送信人。

我努力克制住喜怨交加的内心。我必须平静。

面前的鲤鱼微微张着嘴,我突然想起你别离时的千般话语,情不能制,跪倒在地。

“这是你丈夫给你的。”送信人张开鲤鱼的肚子。

我惊喜地发现里面藏着的一尺素书。

捧着素书,我长久地颤栗。我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但我知道我必须面对。

深吸一口气,铺开素书。

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你说。不要因为思念我就吃不下饭,要好好保重身体,我会永远想念你。

极喜而泣。

我知道你来了。

一夜的奔波,我并不知觉疲惫。晨星缓缓地落下去,东方已泛出丝丝的光亮。我知道,太阳就要升起来了。

飞一般地跨过小溪、树林,还有成片成片的稻田。我用我一切的一切去交换,只为了赴你的约。如今,我就将履行我的诺言。

我看见送信人正往我家中走去,带着我千辛万苦藏在鲤鱼中的素书。我极喜难言。那个我曾经日夜思念的人就要站在我面前了。

可是,你会怪我么?

我听见柴门开启的声音。你出来了。

太阳的光芒在此刻射遍人间,我清清楚楚地看见金光刺过我的身体,洞穿了我的灵魂。我想我会化作青烟吧。

感谢上苍能让我在死后跨越千山万水,用灵魂的消逝来交换我们的约定。秦王暴戾又怎样,他能拆散普天之下的家庭,但拆不散我们的信念。我知道,我胜了。

散去的瞬间,你望向空中。

我看见了,你如花的笑靥。

后记

常常会有超越年龄的感慨,是那些连自己都始料不及的话语。我很难说在我写《饮》之前有很伟大的想法,对于我这样的年龄、这样的水平来说,能演绎好一个故事就很满足了。但我总是不仅仅满足于“演绎一个故事”那么纯粹。

《饮》其实是一首很悲伤、很无奈的哀歌。“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暗示的是一个悲剧,一个远方之人是否尚在人间,生者无法、也不敢去想的悲剧。《饮》成形于汉朝,但诉说的是秦时期的故事。因为没有仔细查阅过历史,所以不敢肯定它是否有“借古喻今”的内在价值。不过业无关紧要,我真正想说的并不是这个问题。

在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美国来的外教正在教室里播放蓝调、摇滚和R

欢迎关注智库作文微信公众号:goodzuowen合作及投稿请联系:zuowen@student.net.cn